半夜有眼盯著你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8
  • 来源:无码bl肉片在线观看_无码ed2k_无码加勒比东京热在线

小安今年二十三歲,是個普通公司的小職員。跟她的父母住在一起。上個星期父母給小安留瞭個字條說傢裡太熱要出去旅遊。小安看到字條還笑話父母,打個電話不就好瞭麼。可是當小安給父母打電話的時候卻總是提示暫時無法接通。連續一個星期都聯系不到父母。父母是怕自己打擾他們的二人世界吧。這兩個人真是,小安無奈的笑笑,也就沒當一回事。
   
自從父母出去旅遊小安就夜夜失眠,她睡覺時總感覺有人盯著自己看。但是每次開燈又沒有人,就這樣每夜反反復復開燈關燈。每次都要到凌晨三四點最困的時候才能睡著。白天又要上班,腦袋昏昏沉沉的。而且最近房間裡總是冷颼颼的,以前這個傢熱的不開空調就會蒸桑拿,現在居然不開空調都覺得冷。而且半夜還總是能聽到奇怪的聲音,就像是老鼠啃桌子,咔嚓咔嚓的,小安覺得可能是自己最近太累瞭,沒休息好,所以出現瞭幻覺。於是她請瞭幾天假,打算好好休息休息。
   
小安回到傢,感覺房間越來越冷瞭。於是裹瞭被子坐在床上玩電腦。突然廚房傳來咣啷一聲,嚇得小安一抖,她放下筆記本去廚房看瞭看。發現是炒菜的鍋掉到地上瞭。奇怪,這個怎麼會無緣無故掉下來?,小安心裡犯嘀咕。把鍋撿起來放到櫥櫃上,環視瞭一圈廚房,突然覺得背後有雙眼睛盯著自己。小安身上雞皮疙瘩都出來瞭,她猛地回頭,看見有個影子閃過去,小安立刻追出去,但是什麼都沒看見。她去檢查瞭一下大門。發現大門鎖的好好地,小安又挨個看瞭一下傢裡所有能藏人的地方。什麼都沒發現。肯定是沒休息好,總是疑神疑鬼的,小安拍瞭下自己腦門。找瞭點安神的藥吃。
   
窗外突然吹進來一陣冷風,可是外面正是大中午,蘇州的夏天這麼悶熱,怎麼自己傢這麼冷呢。也沒開空調啊。小安有點疑惑,也沒管太多,拿起手機想給父母打個電話。但是一直無法接通。真是,也不知道女兒會擔心,就算是要過二人世界,好歹也應該報個平安吧。小安放下電話,心裡有點失落。漸漸覺得眼皮沉重,她昏昏的睡過去瞭。
   
睡瞭不大一會,小安聽見有人按門鈴,她揉揉眼睛去開門。在貓眼望瞭望。發現是父母回來瞭。小安趕緊開門,父母僵直的走進來。沒有表情也沒有說話。小安跟在後面,看父母進瞭他們的臥室,小安跟進去,父母一直背對著她。爸媽,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瞭?電話怎麼老是打不通啊?玩的開心嗎?,小安站在他們後面一個勁得問,可是父母卻沒有任何反應。奇怪,這是怎麼瞭?,小安心裡犯嘀咕的時候,父母緩緩的轉過來瞭。小安剛松瞭一口氣,卻看見父親伸出手把自己的眼珠子摳瞭下來,一雙眼睛不停的往外冒著血,小安嚇得失瞭魂,轉頭看見母親臉上插著一把刀。從臉頰左側一直插到右側,整張臉沒一把刀貫穿瞭,也是咕咕的往外噴著血。小安嚇得大叫一聲,昏瞭過去。
   
等小安醒來的時候發現天已經黑瞭,她摸摸腦袋,全是汗,再看看周圍,發現自己還在臥室的床上。小安打開燈,戰戰兢兢的走到父母臥室,空空的,除瞭有點陰冷,沒發現什麼異樣。小安松瞭一口氣,原來是個夢。怎麼會做這種不吉利的夢。小安開始有點擔心父母,拿起手機給爸爸又打瞭個電話。這次電話接通瞭,但是卻沒有聲音。隻聽見嗚嗚的聲音,小安不停的對著電話喊爸爸,但是對面一點反應都沒有,突然電話裡傳來一陣刺耳的聲音。刺得小安耳朵不停的嗡嗡。小安嚇得扔瞭電話,一屁股坐在地上父母不會出什麼事瞭吧?呸呸呸,不許說這種不吉利的話小安對著馬桶吐瞭三下。轉身進浴室去洗瞭個澡。出來煮瞭一碗泡面吃瞭,又繼續上床玩電腦去瞭。
   
玩瞭一會,小安昏昏沉沉的自己睡著瞭。睡到半夜覺得口渴,她起床開燈,卻發現沒電瞭,隻好用手機屏幕照著摸索著去廚房喝水。走到客廳,小安看見父母的房間門下滲出一道亮光。小安也沒在意,以為是月光,就直接去瞭廚房。剛進廚房門,小安覺得好像踩到瞭什麼東西,軟綿綿的,她用手機照到地下一看,沒有什麼啊,自己嚇自己,小安拍拍胸口,走到冰箱前,打開冰箱拿出一瓶水,擰開咕嘟咕嘟的開始喝,喝到一半小安聞到一股臭味。她放下瓶子,這個臭味越來越濃烈,小安忍不住捏住鼻子,奇怪,什麼東西這麼臭,好像是什麼肉腐爛瞭。小安打開冰箱下層,自從父母走瞭以後她自己懶得做飯,也沒買肉啊。小安身上汗毛倒豎,覺得今晚格外詭異。

    突然房間的窗臺上撲出來一隻大黑貓,綠幽幽的眼睛直直盯著小安,小安抖抖擻擻的看著那隻貓。突然那隻貓朝著小安撲瞭過去,撲在小安腦袋上。把小安撲倒在冰櫃角上。一股血腥味傳來,小安摸摸後腦勺,磕出血瞭。那隻貓尖叫著,轉過身又撲向小安。小安嚇得大叫一聲。起身拿起案板上的菜刀一通亂砍,那隻貓敏捷的躲閃著,跳到窗臺上。對著小安身後叫瞭一聲,轉身跳瞭出去。
    “
哪來的臭貓,小安心裡嘀咕著,摸瞭摸後腦勺,轉身去翻醫藥箱。這時候燈突然亮瞭一起,但是燈光照的房間一切都發黃。小安腦子有點飄忽,覺得一切都那麼不真實。她抽瞭抽鼻子。突然看見自傢窗簾後面站著一個身影,由於燈光太暗。看不清是誰。小安嚇得雙手捂住嘴。腿腳發軟,慢慢的走到窗戶那,閉上眼睛一把掀開窗簾。慢慢睜開眼睛,奇怪,沒人啊。這時候小安的心臟都要跳出來瞭。
   
屋子裡臭味越來越濃。小安隻好打開窗戶,點上蠟燭。端著蠟燭尋找臭味的來源。走到父母房前,這種味道更加濃烈,小安推開父母的房門走進去。躡手躡腳的走到床前,發現床上躺著一個人,小安嚇得用手捂住嘴,哪裡來的人。小安愣在原地不敢動,也不敢去喊床上的人,床上的人用被子捂著腦袋,可是卻連一點呼吸的樣子都沒有。小安突然覺得身後有人,她拿著蠟燭的手一直在顫抖,那種腐爛的氣息也越來越強烈,被子裡的人也緩緩的掀開被子坐瞭起來,小安借著燭光看到,那是母親。
    “
母親什麼時候回來的?小安心裡想著,看見母親緩緩轉過頭,沖著自己呲牙一笑,臉上的皮全掉瞭下來,小安嚇得驚聲尖叫,她轉過頭想跑出去的時候,正好撞在另一張臉上,這張臉上卻沒有眼睛,兩個眼眶黑洞洞的,還流著血。小安卻認出這是自己的父親。這時候父親卻張開嘴說話瞭,小安,我跟你母親在下面好想你,你來陪我們吧,我們一傢團圓吧。說完就伸出手朝小安的臉上伸去,嘴裡還一直發出嘿嘿的詭異笑聲,小安隻覺得臉上一股撕裂的疼痛,卻無力反抗,她突然眼前一黑,什麼都看不見瞭。嘴裡被塞進瞭兩個東西,熱熱的黏糊糊的,還有血腥味,眼睛一陣劇烈的疼痛。小安大叫著救命,想跑卻跑不動,這時候感覺有一隻手伸進瞭自己的胸腔。小安顫抖著失去瞭知覺。
    “
隔壁這傢人好久沒出來瞭,他們傢老頭子老太太出去旅遊沒見回來,這姑娘也天天不出去。房間裡還老是飄出異味,整個樓道都臭臭的。。隔壁的張嬸見小安傢一個多星期瞭沒有動靜,敲門也沒人開,而且整個樓道都散發著一股腐爛的臭味。就報警瞭。警察來破門而入,一股刺鼻的味道讓人窒息。房內亂七八糟,張嬸沖進來一看,發現小安躺在地上,沒瞭眼珠子,臉皮也不知道被誰揭掉瞭。心臟處一個大窟窿,大張著嘴,嘴裡好像還有什麼東西填滿瞭。張嬸看見立刻就吐瞭,警察中承受力不好的也跑去廁所吐瞭起來。
   
他們沖進小安父母的房間。發現小安的父母雙雙躺在床上,死狀和小安一模一樣。這兇手真殘忍,警長大黑嘆息著說,把他們的屍體都抬到法醫那做鑒定吧。說著就讓人抬屍體,收拾現場。忙瞭一天的大黑晚上回到傢,覺得房間有點冷,奇怪,我這房子平常開空調都覺得熱,今天怎麼這麼冷啊,冷的汗毛都起來瞭。大黑嘀咕著去廁所洗臉,然後上床看瞭一會書就倒頭睡下瞭,睡到半夜,大黑突然覺得有人盯著自己看,他打開燈,什麼都沒有。肯定是最近沒休息好,過幾天要請個假好好休息休息瞭”.大黑心裡想著,又睡下瞭。黑暗中三個身影對視一笑。發出刺耳的嘿嘿聲。